工作聞遍咖啡香

0 Posted by - April 3, 2016 - 城市進化

陌生城市裡的咖啡店是我們的避風港,幫我們從飄泊的旅人心情,易身融入安穩的在地人心情。在街道上穿梭的時候,只能大把抓進流逝的風景;但走進一家店裡,即使時間仍流轉,空間卻靜止了。感官思想因為靜下來,而被放大了,因此有了餘裕去跟一個空間的性格互動。每家店都是一個縮影,是一個社區、一些理念、一個族群、或一些習慣的縮影。因為性格如此繽紛,有時想上咖啡店還會想半天,今天適合去哪一種咖啡店。

 

舊金山的咖啡店,大抵不分週間週末,都都充滿在用電腦的人。一開始摸索這城市的時候,就覺得很稀奇,為什麼大白天的工作時間,咖啡店總是高朋滿座?如果是帶著墨鏡、推著嬰兒車的貴婦在聚會,那就算了,但是觀察之下,許多是年輕力壯的有為青年,有的在豔陽下皺眉對話,有的神情嚴肅專注電腦,有的還是在進行工作面試會談,也有人在看書,鮮少冷場。

 

原來,大家是拿咖啡店當辦公室來著。那畫面太浪漫了,很容易就被在陽光下、在咖啡香中自由工作的氣氛給吸引,好像所有工作煩惱都有了解答。美好的工作環境,讓我想起同事曾多次對我說:「為什麼愁眉苦臉?為什麼你要壓力這麼大?工作很有趣,我們應該要享受工作,開心一點嘛!」確實有的時候,工作因為能拋開辦公室、沉浸在咖啡香裡,就變得幸福輕鬆。讓一杯綿密的杏仁榛果拿鐵暖手,在人潮的陪伴下坐到電腦前,對自己微笑,鼓勵自己要努力!另一方面,即使在陽光普照的週末下午或酒吧正熱鬧的週六晚,總是可以見到帶著筆電的年輕人刷的一排坐在店裡,跟店員聊著:「對啊,我要趕一些工作。」拼命認真的態度,倒沒有被咖啡香給稀釋掉。

2013-11-12 10.08.22

隨時高朋滿座的連鎖的星巴克門市隨處可見,免費的 Google 無線網路、無線充電座跟連鎖店的舒適氣氛吸引著各種人,工作的、閒聊的人都有。星巴克的師傅輩咖啡店 Peets 就沒有這麼熱門了。早期的星巴克,正是向 Peets 購買咖啡豆,然而近幾年舊金山當地烘培的咖啡,口味大多偏好如 Blue Bottle Coffee、Four Barrel、Ritual 和 Sightglass 等偏酸的口感,Peet’s Coffee & Tea 從六零年代至今仍專注的深培咖啡反而較少,只有小型法式咖啡店連鎖 La Boulange 也提供法式烘培的濃郁咖啡。但如今,La Boulange 已經被星巴克收購,Peet’s 也時常門可羅雀,靜默在逝去的昨日興隆之中。星巴克雖然咖啡本身令人不予置評,但是從贈送 app 到提供免費且免登入的無線網路,以及領先潮流的 Starbucks app 讓人忘了錢包也能買咖啡,甚至提供手機無線充電服務,再加上 2015 年不畏批評併購了居民鍾愛的 La Boulange 在地烘培店,不斷地翻新自己,絲毫不停下腳步跟上最新的生活方式。同一條街上大可能也有一家 Peet’s 咖啡,則保留了另一種深沈的咖啡口味,以及真材實料的的麵包糕點,隨著世界不斷變化,它的不變以及質樸卻越來越像是包袱,如果能撐過這許多變幻的潮流,也許就成為未來的經典了。

 

可見,咖啡店可不只是喝咖啡這麼一回事。咖啡店也是 Ray Oldenburg 說的「第三個去處」(The Third Place),是人們除了辦公室、和家以外,能夠滿足人類群居社交需求的地方。因此各式各樣的咖啡店,也創造了不同的社交和互動場合。例如因為遠距工作及自由工作者多,所以「和別人一起工作打拼」成為一種空間跟心理需求。如果純粹是去悠閒的泡咖啡店,大概只會留心餐點如何、裝潢如何、偷瞄路人、享受氣氛。除此之外,沒有太多條件。如果以辦事為前提去坐咖啡廳,久而久之,對意外的容忍度會越來越低。抱筆電泡咖啡店的人,看似悠哉,卻是舊金山灣區蓬勃產業背後的精實人力。更有地方主打「工作咖啡廳」,如果帶著閑情逸致走進去還會捏把冷汗。例如 Mission 區域瓦倫西亞街熱鬧地帶曾經有一家 The Summit 「高峰點」,一走進去就是一排排工作桌,坐滿敲打 Macbook、頭戴耳機的工作份子們。原來這是創投公司 i/o 辦公室樓下空間,以「帶進人才」的理念開了這家咖啡廳,網路穩定、餐點俱全,但員工和客人都是各顧各的,除了工作氣氛之外,並不吸引人久留。

2014-10-10 14.20.58-2

工作文化跟咖啡店文化互相牽引著。接案工作如影片廣告專案、網站設計等等,通常首次見面只是暖身,還不知道會不會合作,大家選擇在咖啡店,氣氛較為casual,也先閒聊一些工作以外的事,打造友善氣氛,也有助判斷彼此適不適合和。咖啡店上班族也講究週邊設備,無線網路要快速順暢、氣氛最好安安靜靜少人閒聊、桌椅最好高度適中有椅背適合久坐,裝潢也最好新潮明亮好進入工作狀況。漸漸的,人們開始能觀察出不成文的規矩,例如從從座椅擺設、插座數目,就可觀察該店是否歡迎你逗留?從密碼取得難易,了解這是個社交的、餐飲的、紙本的、還是數位氛圍?這家店的來客,是否會因為體諒店家成本而去消費?這家店是否歡迎筆電族,但還特設「保護區」給來與人互動去數位化的客人?幾年前,咖啡店工作的潮流達到一個高峰,有的店家與消費者抗拒這種「電腦優先」的潮流,同時共同工作空間(coworking space)也越來越興盛。因此,當有的店家設起牌子,規範科技產品使用時段及區域時,共同工作空間便開始吸收這些客群,咖啡店的形態也分流得更加多元。

 

真正屬於第三方精神的店家,多半什麼人都有,每個鄰里也總有幾家這種咖啡店:樣式略嫌老舊,熟客很多,價位偏低,飲品品質到參差不齊,難以一而論。但是它吸引人之處,就是靜靜的不喧囂,支持這個小小的社區,對誰都歡迎。大部分咖啡店有種屬於白天的氣氛,傍晚七點就關門了,因為夜晚屬於餐廳和酒吧,晚上繼續開的咖啡店大部分也是燈光昏黃,適合聊天、玩遊戲、或是看音樂表演。畢竟美國人最重視什麼時間做什麼事,夜晚到了,通常就是留時間給人與人之間的互動,要繼續龜起來看電腦,這樣的地方還不好找。

 

另外難找的,就是貴婦下午茶式咖啡館。若嚮往一日貴婦、宮廷式裝潢、特調與甜點,來舊金山恐怕要失望,因為這裡沒有那帕酒鄉的 Bouchon Bakery、或是紐約的維也納式 Café Sabarsky。但如果純講究好咖啡,則是舊金山人津津樂道的話題。許多咖啡店鑽研且專賣咖啡,不賣特調或點心,飲品單常常用兩隻手就能數得出來:「Drip Coffee、手沖咖啡、濃縮咖啡、卡布奇諾、拿鐵、摩卡」,結束,旁邊長長的單子則是咖啡豆的品種單。由於咖啡、下午茶、甜點個別是不一樣的概念,不一定會同時在一家店裡出現,因此在咖啡專賣店也少有滿檔甜點提供貴婦下午茶。最常與咖啡搭配著出現的,是麵包糕點類的 pastry,而蛋糕泡夫等甜點(sweets 或 dessert)少很多,較常出現在義式咖啡店。不少小型烘培品牌和咖啡品牌攜手共創好生意,例如精緻甜甜圈 Dynamo 在小店裡就是沖泡 Blue Bottle 咖啡,麵包甜點烘培坊 Jane’s 則專供波特蘭的 Stumptown Coffee,潔白新潮的 St. Frank 店裡還寄賣了小量手工的 Worthy Granola——這美味的燕麥點心上超市還買不到呢! 如果是「cafe」,那就跨級餐飲部門了,相較于咖啡店(coffee shop),其實是食堂的意思,除了三明治以外,也許咖啡與茶、甚至啤酒紅酒,一應俱全。而除了純粹的滴濾咖啡、濃縮咖啡與拿鐵之外,如果你希望能喝到好喝的抹茶拿鐵或熱可可就要碰運氣了。雖然印度茶拿鐵(Chai latte)已經是咖啡店標準飲品之一,但供應其他文化的飲品的專門咖啡店還在少數,講究的店家更不熱衷榛果、香草、焦糖這一堆花俏調味,反而會以自製的杏仁牛奶、豆漿等為榮,作為鮮奶和奶精以外的「調味」選擇。時常,想要花式口味不是不行,只是這些口味不會列在菜單上,而是店家會將這些口味糖漿排列在牆上,想要加口味的話自己開口點就可以了。我樂於享受花俏的飲品口味、更甚於享用咖啡因,因此這種純種咖啡店反而不能給我最大的樂趣。

 

實在很難說自己最喜歡去哪一種咖啡店,因為每種特性都適得其所。業務或半職業性的見面訪談,選工作調性又講究在地性的 Coffee Bar 再適合不過,但如果受人引薦交個朋友、也許還要導覽舊金山的工作氣氛的話,更適合去金融區 Capital One 銀行設立的的開放式空間咖啡吧。與在酒吧被搭訕的嬉皮女性朋友見面,就不用講究潮流或精緻品牌,去個舒適點的社區型咖啡店能真誠交流最好。若要工作打字,是不介意去星巴克;若要跟朋友共度一起閱讀的下午時光,那去個有花園跟鋼琴、夜晚還有民謠音樂的昏黃咖啡店,先各自忙碌再共享音樂,適切極了。若是在孤獨的週六晚間時光,在綿綿細雨下走兩條街到桌椅搖晃的老咖啡店,被強力放送的暖氣、老舊的訪客留言簿、以及熟悉的老闆娘和熟客包圍,最好不過了。

No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