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西哥阿姨對亡靈節被「文化殖民」的自白

1 Posted by - November 9, 2014 - 製造文化

舊金山以種族融合與文化自由著名,衝突與辯論,是每日都在生活中上演的化學變化。白人「扭曲破壞」外來文化,也不是不曾出現的說法。

今年的墨西哥亡靈節慶祝,引爆了許多累積許久的文化張力,包括Mission區自身的文化認同、面對外來資金及權利的抗爭、種族文化互相融合的焦慮等等。剛好在亡靈節前三天,舊金山巨人隊獲得世界冠軍夜晚的狂歡,又引爆社區議題衝突。

更是累積許久的,是移民及非法移民問題,也是許多拉丁裔越來越看不慣白人一再將外來文化「殖民」成自己的派對文化,看不慣墨西哥亡靈節,竟然變成白人文化在萬聖節之後,再來一次變裝派對的藉口。慶祝的不再是生死循環,快樂的不再是社區和人際,感念的不再是祖先與文化。有人擺明宣告,不要再文化殖民墨西哥節日,甚至有人建議:「如果你支持正統的亡靈節精神,請考慮不要來參與,而用捐款或其他方式。」針對亡靈節的討論及衝突,達到高峰。

Rosa阿姨是個住在Mission區的藝術家,在七零年代的舊金山協助發起了Mission區亡靈節的祭典慶祝,與女兒Lila是舊金山亡靈節慶典背後樸實、真實的精神來源。她在年輕的時候跟隨家人從墨西哥來到舊金山,為了生活、生存,一生不斷奮鬥。即使身分合法,也需要與性別歧視抗戰。即使有生存權利,也還得爭取工作權利。你會覺得她笑容天真,凡事樂觀、活在當下,但她同時也是熱烈燃燒的靈魂,對自己的信念毫不讓步。對於今年熾烈的爭論,她自己這樣抒發:

23804_385671121299_3866053_n

我從幾十年前開始就邀請Starhawk來參加亡靈節祭典。那時候我在Mission Cultural Center,跟Rescue Culture Collective合作。Starhawk(一位女性信仰及社運領袖)來我們中心,想跟我們社群的年輕人合作。我有種一拍即合的感覺。她是真的活在社區裡的人,帶有女性主義觀點,是我的社區非常缺乏的。我在我們中心的教育部門工作,我們很窮,想辦亡靈節公開活動,但買不起市政府規定的保險。Starhawk把這訊息帶給Reclaiming(Starhawk所帶動的信仰社群)的人,之後多年Reclaiming都贊助提供我們亡靈節活動(El Dia de Los Muertos)的保險。這是不同社群不為了私利互相合作很棒的例子。

 

我在很多既定的文化價值觀中成長,環境都被男性、消費、貪婪、槍枝和政治手段所主導,我自己也未能擺脫這些權力思想。我覺得Día de Los Muertos是一個機會,分享我的文化──那是個犧牲無辜、流血鬥爭的文化,是掌權者、男權神學跟戰爭的操弄手段。很不完美,而我現在所處的社會環境也是很像。我不想活得像個前哥倫布時期的女人,另一方面,我相信不只有我深愛中美洲文化之美,例如亡靈節。我對祖先充滿感恩。

但我們不是要講我們曾有過什麼,而是我們現在有什麼。我們要看的是「現在」。舊金山以及灣區,是個多元多樣貌的美妙族群。新來的鄰居不會馬上回到家鄉,就像你我,都會在這裡待好一陣子。我們都是外來者是嗎?你要追溯到多久以前呢?這片土地到1857年,都是墨西哥領地。那沒有很久,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再是少數民族,像在南加州,拉丁裔人口漸漸占回土地的大宗。

我可以確定一件事。我們都活在對死亡的害怕中。這是共通的。墨西哥跟世界上很多文化都一樣,特別體認到我們每天都在與死亡同行。從過去與現在的政治動亂、民族音樂的歌詞、祈禱詞、我們離不開先祖的性格等等,都能感受到這點。如果我們都相信自己只不過是來世上走一遭的空殼骷髏,來分享祖先在我們DNA中留下的記憶,我們應該能活得更好,更能保護地球。

如果你對祖先的印象是暴君,你可以改變。非白種人很能夠包容的。上次我在Witchcamp的時候,有位Reclaiming的男性告訴我:「你不應該再抱怨Reclaiming種族不夠多元了,你應該要自己建立一個族群。」我無法形容這在我聽來有多痛。我明瞭,而且體驗過多元族群的強大。多元也是大自然的生存出路,我相信對人性也是如此。當我們都帶來自己的天賦或請求,我們可以成就更多更多。我相信世界上每一個人都要知道自己身與心的力量,才能創造變化,幫助地球和人類生存。我們只是一個種族而已,需要解決龐大的問題。我們可以的。我們擁有這樣情感及精神的智慧。

 

作為布魯哈斯(brujas)、巫師(信徒)、及療者,與靈者工作,那是我們最強大的工具。精神力量與祖先能量深深相繫,這是我的信念。花時間與祖先相處,讓我們知道自己生命多麼短暫,也讓我們知道,要改變我們所繼承的一切是多麼困難。我們現在慶祝亡靈節,可以治癒我們的過去和未來,介紹我們的祖先給彼此認識。

Hipster們可能不覺得自己在參與儀式,但參與本身就會影響他們自己。我們知道儀式擁有強大的魔法。我接受這個事實:世界之間的事,會改變並療癒所有的世界(What happens in between the worlds, changes and heals all the worlds)。不是只有Mission區在凋零。世界四處都在濺血,例如在墨西哥的毒品戰爭。準備好要採取「正確行動」了!我們不得不如此。

我們每個參與世務的人都具有力量,會影響自己的社群如何體驗亡靈節。要批判街上跳舞狂歡的骷髏變裝人們,很容易。要思考為什麼這些優勢白種人需要這樣麻醉自己,比較難。實際試著為無家者安居,讓弱勢者有所養、有所醫,修復我們殘破的心,是比較負責任的作法。

這是我們慶祝亡靈節的原因。因為我們活著。

我的觀點在老一輩的拉丁社群中相當不受歡迎,被驅逐排擠的程度,我覺得也不需要再提。跟年輕一輩的人共事比較容易,因為很多人都來自於多重文化。我相信,只要想參與的人,就值得共事。需要做的工作太多了。做自己願意做的事,就能夠自由開放的交流我們的藝術、文化和心靈工作。墨西哥的亡靈節,集結的是中南美洲及歐洲的傳統。我們絕對有權力結合世界各地的文化和作法,互相尊重彼此祖先的遺產,成為更進步的一個族群。我們絕對有權力再創、共創、並成功、和平的共存。亡靈節萬歲!」

 

 

No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