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 舊金山

0 Posted by - November 20, 2013 - 不顯示於首頁

我實在不喜歡一直盯著這位先生看,他讓我倍感壓力。你說這是工作需求還什麼的我都可以接受,可是他三不五時的跑到我上班的地方,說什麼你好美,讓我無法自拔的要來這裡跟你說說話,就算說不到話我也想要看看你。你說這不是騷擾是什麼?再這樣下去我都快要翻桌子了。

今天他一如往常的來了,一樣的位置,或坐或站,走過來又走過去。原來以為他要離開了,沒想到又走了回來,好像只是去上了個廁所。他說我的輪廓很美,對比很明顯,五官的立體感更顯得我的天生麗質。這個我知道,所以可以請你不用再說了。有時候他真的不再說了,反倒是拿出了素描本,一張接著一張畫,從不同角度畫著,畫的不喜歡就再繼續畫,直到他滿意為止。我實在不知道這樣的人為什麼不會被警衛請出去,還可以開開心心的進出這裡。

算算我來這裡也三個月,試用期剛過,天氣正好要進入春天,一甩冬天的陰霾,新春新希望就是不要再看見那位先生!一天過去,三天過去,一周過去了,那位先生沒有出現,一開始我還滿高興他的缺席,可一週過去後我反而有點懷念那習慣他在我面前碎碎念的日子。這時才仔細想起他的樣貌,瘦瘦高高,削短的小卷髮上帶些白色的鬢毛,眼角上的皺紋透露出他的年齡,沒有婚戒在手指上,也許只是不愛戴戒指;總是穿著淡藍色襯衫與卡其褲,揹著一只有點破舊的黑色尼龍Jansport背包,一雙咖啡色的皮鞋也儘是磨損的痕跡;但是他的微笑,是阿,他的微笑最讓我印象深刻,有點像是貓咪的嘴,眼睛會瞇起來,白皙的牙齒卻又讓我覺得他其實很有在維持個人形象與整潔,最重要的是這微笑散發出一種陽光感,那種自然不做作發自內心的親切感。

可是他不再出現了,兩週後也沒再出現。我開始想念他,想念他的同時很突然地被告知,我得離職了。我無話可說,畢竟現在競爭很激烈,我自認沒有比較有突出的能力。

「這張畫其實還滿有意境的,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展覽這麼的不吸引人?」撤展人員A說著。

「我也不知道,聽說作者不得志,好不容易才有這次獲展的機會,可惜出車禍了。」撤展人員B慢慢小心地拿下畫。

我聽了之後,默默的流下了淚。

 

 

回到地圖 前往下一段旅程

《「我們對陌生的期待」明信片小說event 回顧展 》

1 Comment

  • Sanfranology | 15 San Francisco May 2, 2014 - 10:26 pm Reply

    […] 回到地圖 前往下一段旅程 […]

  • 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