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市就是你的遊樂園:雜音會座談

0 Posted by - November 6, 2013 - 製造文化

「你居住的城市就是你的遊樂園,在自家遊樂園玩,沒道理要花很多錢。」Carrie說。他們這群人曾爬上高橋頂,潛進下水道,和警察打交道,卻從也沒以犯罪為目標,只是和城市縱情互動之深,用意之單純,讓人民保母瞠目結舌。

「要入雜音會很簡單,12秘訣中的第一點,就是用不同的眼光看城市。」Stuart說。通常有人想出好玩的主意,實行方式不是去找場地、找贊助商,而是可以直接使用的空間。「大家又不是有錢,那年代工具就是自己動手做的。」

「多走路。走路你會發現,城市裡太多負空間了,用心去發現那些沒有被運用到的負空間。」John說。他講起大家玩過的花樣,總口若懸河像在脫口秀。雖然他們講的是十年二十年前的事,但上個星期才有人擅自將鋼琴搬上城裡視野最好的Bernal Heights,穿上白燕尾服,在360度的開闊視野夕陽下展開戶外演奏會。精神如出一轍。

「有位好朋友興沖沖的跟我說,欸我們爬到金門大橋上面貼貼紙,表示到此一遊。」John砸了一下自己額頭說:「你們根本搞錯重點了!」大家再爬了一次橋,把貼紙拿掉。「重點是不留痕跡,好像我們根本沒有出現過。」

不留痕跡,至今仍是雜音會作怪最重要的準則之一,如日漸盛大的Burning Man也是如此,十萬人進駐沙漠蓋了一個城市,一星期後則要將環境恢復成沒有人來過的樣子。

雜音會(The Cacophony Society)是八零年代的舊金山,漸漸聚集的一群人,純粹因為「想做點什麼有趣的」、「想探索城市」等原因而意外聚合。沒有頭領沒有入會規則,只是每個人憑自己的喜好和行動力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想一起玩就一起玩,例如一堆人扮成聖誕老公公走上街,或是半夜在金門大橋辦起精緻野餐。「鬥陣俱樂部」Fight Club原作者Chuck Palahniuk也是其中一員,雜音會的故事也影響他創作鬥陣俱樂部。

「有一次是People Hater,做大型藝術機器的一群人,因為要燒一些東西,火警就來了,雖然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差不多在收拾了,但他們接下來還和環境保護的人來查看,認為我們一定造成很多餘燼、機械碎片等一堆災難。但我們連清了兩天,舊金山Illionist St那裡的倉庫大馬路十年來從沒那麼乾淨過,比我們來的時候還乾淨。」

在網路無所不在的今天,隱密的雜音會連結同好的功用已不如當年,最投入其中的John Law和Carrie Galbraith才願意走出來編載揭發幾十年來雜音會的所作所為。這晚在John和Carrie連同Chuck在Castro戲院聊混亂如何製造文化。

「買什麼」不是文化,「做什麼」才是文化

記得電影Fight Club裡的規則嗎?「如果你是第一次來鬥陣俱樂部,今天你就必須打!」很多活動,常常不歡迎觀望者。要不你就加入,一起做,要不你就離開,不要在那裡傻傻的看,沒有定位。例如,人類的宗教活動普遍如此,進入一個空間,就沒有所謂的旁觀者。有些活動的訴求就是去做事本身,旁觀者也會造成眼光和批判,破壞訴求。

在電影男主角之一泰勒開始組織「軍隊」的時候,另一個男主角越來越不安,說為什麼你什麼都沒告訴我?但是泰勒不以為然的厲聲說,「你自己決定你參與的程度。」沒有想在這做的事,這個團體就不屬於你。

活動最後免不了慣例,請三位受訪者在60秒內說出自己改變世界的願望。

「多點開心──more play! Play不是很好嗎。」Carrie偏頭看左右兩邊的Chuck和John。

「如果人人有個自己的信仰,自己的群體,你可以去那裡承認自己最真實、最醜陋、最愚蠢天真的一面,像雜音會一樣,有一個地方,每個人都接受那樣的你,讓你每次得回到真實世界時,不用重複扛著社會的包袱,而是充滿能量。如果人人都有這樣一個歸屬就好了。」Chuck說。當然我無法捕捉他先思考5秒鐘,平緩鋪陳娓娓道來的真誠口才。

「找出別人要你做的事。然後,去做別的事。」John想了一下,豪爽的說,搏得滿堂彩。


活動資訊:2013/9/23 Chuck Palahniuk and the SF Cacophony Society: Creating Culture from Mayhem

圖片來源:The Commonwealth Club

No comments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