產業故事

裝訂書博物館,沒那麼浪漫

手工裝訂,沒那麼浪漫 「Bookbinding」充滿二十一世紀手作文化的浪漫懷舊觀念,但裝訂產業不同於手工書,充滿器械及實用功能,不但務實且與時俱進。從70年代以來經營裝訂場的Tim,做的產品多樣到難以舉例,「做哪種產品?一直以來都不一定。」例如幫大企業出內部書籍,替運動員隊伍出紀念刊,或是為作家的書籍、食譜製作限量私人版本。除了紙以外,裝訂常用的皮革、金屬、木頭等材質,也應用到包裝盒或禮盒。裝訂業同行為公司打造糖果盒等產品,也很正常。 Tim James是一家裝訂工廠的老闆,最近正積極籌備小型裝訂博物館。他一再表示:「我們做的這些事都不是很特別,是裝訂產業一直都在做的事情。」所接的案子,產量大約在一千以內「我們這一行的核心,就是幫公司提高presentation。」 所以,Tim的裝訂廠可以想像成有形的廣告業。這麼一來,似乎跟紙本書式微的難題有所區隔?Tim一稟沉穩:「不管什麼產業都是一樣的。如果你不留心身邊在發生什麼事,人們在用什麼東西,產業就會指著你的鼻子大笑,跟你說再見。」 做小量、客製化的產品,就會更熟悉客戶的需求細節,也許其實更有助於Tim置身時代趨勢的各種細微變化。光看客戶拿什麼來比對,用什麼科技載具,都是大剌剌的擺在面前,沒有大訂單、大成本當緩衝。 Tim認為,其實業務還比以前來得多。從前,會展其實是一大市場。在隔壁的Moscone Center一年到頭都是專業會展,Tim舉醫療會展的例子,表示十年前,那些公司都需要印詳細精美的參考資料,弄成一冊好讓與會者便利攜帶,帶回診所更需要方便參考。現在,Taurus Bookbindery員工有一百多人,而Tim憑著對裝訂歷史的喜愛,已卸任廠長,轉而經營裝訂書博物館。   「如果你路過這裡,你的這一天就不一樣了」 裝訂書博物館,不免令人聯想到滿屋的老舊機器、復古照片,緬懷過去,舉辦手作工坊。確實,Tim熱愛裝訂書的歷史,也私人收藏了許多機器,在好幾年前就曾公開展示,只是沒有正式成立博物館。現在,他找到地點空間,博物館預計在2014年底開張。 Tim完全不走小人文路線,也不是市井工廠老闆,更不是埋首歷史的學究。 「我要讓這裡是個活工廠。」Tim想要的博物館,是讓事情發生的地方。「Docent會是這裡的核心。」Docent是博物館中為人介紹的講師。去市政廳、八角屋參觀,都會有docent作免費講解,通常都是熱情的老太太。但American Bookbinders Museum的講師是年輕人。Tim指指外面荒涼的Folsom Street大馬路。「你也知道,這裡SOMA區很多startup,灣區都是很聰明、有理想的年輕人。他們如果來做導覽,才不會想來乖乖念我寫給他們的一頁頁講稿。」 「參觀博物館的人,可以參觀真正在進行中的裝訂案子,也就是docent自己的案子。這算是他們的報酬吧,擁有一個小工廠使用。人們不想看一堆擺在那裏壞掉的機台。」這麼一來,招募到的講師,不只是喜愛裝訂這門學問,而且是真的需要、也在使用裝訂工藝的人們。 「當然,這樣使用空間,我們就不得不犧牲一點學術性。樓上有圖書室,我們會有一個正式的圖書館員,但是樓下這整個空間,都是看活生生的事情為主。」 給予Tim靈感的例子,都是生活中的細節。「我跟太太在Sonoma Valley意外經過Sturgeon’s Mill磨坊,而且它竟然還可以運作。現場在那裡,非常震撼,那些熱呼呼的蒸汽迎面而來,煙硝水氣的味道,還有一大台機器在面前複雜的運作。那真的是會給人刺激的體驗。當然,這不是什麼非去不可的地方,一個人一輩子都沒見過這個磨坊對人生也沒有影響。但是如果你路過了,你發現了,那你的一天就完全不同了。」   為SOMA的社區增色 Tim的工廠Taurus Bookbindery工廠在Mission與16街街口,是以前舊金山獨立文化最繁盛的地方。「以前,那裏都住拉丁美洲人,非常多元,很舒服,很自在。現在一點都不多元了,都越來越一致。」他自己竊笑了一下:「都是拉丁美洲人啊,好像也不是很多元?」 博物館則在Folsom St,附近隔兩條街就是TechShop自造者空間、The Hub共作空間、Moscone會展中心,以及 Indiegogo、Intersection for the Arts等社區運動的公司組織。經營三十年工廠的Tim,實實在在的是個灣區理想家。 成立博物館,要跑十幾個公家單位,還要義務性的改善結構、增設殘障通道,「感覺每個單位都在阻止你做事,不是幫助你做事。」即使如此,在Tim眼中,這個空間的價值凌駕一切前置作業的困難。博物館雖然會需要金融捐獻,會需要人潮參觀,但Tim眼中的博物館,本來就是當地資源網路的其中一環而已。 「創新的公司會很喜歡這個空間。他們可以租用這裡,他們可以讓員工來這裡有多元的體驗跟刺激,也可以透過這裡接觸到不同的族群。」 幾年前,Tim在較小的空間展示自己的收藏品,目的其實是向人展示自己心中博物館的理念。終於,在去年水到渠成,找到空間、時機也成熟,募到一位全職員工,一起努力。博物館的空間窄而長,路邊的櫥窗剛好展示四台機器,貼著「即將開幕。募集義工」的牌子,不時有路人好奇的停下觀察。 「聊完了是嗎。那就讓你走,讓我也回去工作。記得十一月來看我們。」在熱鬧的舊金山,American Bookbinders Museum看似微小,但多的是這樣的地方:不用人盡皆知,但求給有緣者最豐富、最有影響力的體驗。      

0COMMENTS

舊金山設計週 Open Studios:Free Food回顧

今年舊金山設計週的Open Studio,總共有27家設計公司打開大門,讓人湧入。據說此時各家公司提供的free food,是這一行景氣的最好指標之一,讓我們來瞧瞧: Day 1 Studio O+A: 一進門右手邊就是長長的廚房吧台區,意外的已擺好紅、白、粉紅酒數杯,以及五、六盤水果餅乾乳酪等小食,非常標準。紅白酒是塑膠杯裝,半滿,小食包括葡萄、雜糧餅乾、乾麵包餅、個是乳酪,放在瓷碗及紙盤中,銷路不錯。難裹腹,味道不錯。人群流動,無人顧攤。公司有兩層,半杯酒剛好陪你逛完。室內設計公司,主要業務包括Yelp、Capital One Labs等辦公空間設計。   Alloy Product Development:  相當氣派,走廊上的長桌蓋上桌布及buffet style高腳鐵盤,提供三明治、迷你鹹派塔、迷你脆皮塔、新鮮春捲及沾醬、越式烤雞串、及甜點拼盤,均有精緻的餐點名牌。左手邊大型投影會議室有open bar,提供簡單但精緻的調酒及瓶裝啤酒。吧台有調酒師,buffet桌有人隨時補菜。可裹腹又好吃第一名。產品開發公司,主要業務為與ID公司搭配製造beat(ammunition)、Jawbone(fuseproject)、Scandisk、E-Ink時鐘等產品。   Coalesse:  進門一看只有三個玻璃盆放在不顯眼的辦公桌上,伴有大壺檸檬、萊姆切片水,想來食物也是水果之類,因為太晚到,基本上食物已被掃光。便直接放棄。不可裹腹。Coalesse用大量布料材質設計的家具,同時符合辦公及休閒功能,既俐落又溫暖,是Steelcase為未來工作生活趨勢打造的家具品牌。 Frog: 有酒,沒有食物。有員工組成的樂團現場表演,水洩不通。Frog是設計週中永遠的party destination。 Day 2 Lunar: 除了非常典型的蔬菜沾醬拼盤、餅乾乳酪、葡萄,還有相當典型的玉米脆片。除此之外,幸好還有小布朗尼跟餅乾,味道普通。飲品簡單:Anchor Steam及紅白酒,樓下有人倒酒,樓上自取啤酒。不可裹腹。餐具吸引人:厚而硬挺的方形白色紙盤和黑色Lunar紙巾擺在一起,就有設計公司風格。Lunar是知名工業設計公司,以居家及醫療產品居多。 Bridge Design: 食物雖然簡單,但組合不尋常:有新鮮越南蝦仁春捲(兩個一組)、杏仁及沾醬,以及葡萄、草莓。紙盤是一般food truck會用的免洗方碗。飲料任你斟取,有冰水、紅白酒、啤酒等,紅酒還是澳洲產的。Bridge是醫療產品設計公司,包括大小器材及軟體互動設計。 The Aesthetic Union: 沒有食物。有兩台百年老的活版印刷機、百年老的書信。Aesthetic Union是聯合工作室兼店面,專賣手工紙製相關產品,店內有藝術家們的朋友用回收木做的家具。 Design Map: 典型的蔬菜沾醬拼盤、典型的葡萄及乳酪,不典型的是冷火腿拼盤及麵包片。啤酒除了典型的Sierra Neveda,竟還有進口的Stella。另外,免洗餐盤有兩種:一種是跟Lunar一樣的紙盤,另一種是塑膠盤,都相當硬挺,但品牌不同。Design Map專為企業做app及軟體,案子大部分兩年起跳。   fuseproject: 有慘不忍睹的玉米片和沾醬(據可靠小道消息指出,披薩和其他熱食躲在辦公室裡,只有員工有得吃)。飲料除了有特色啤酒,還有fuse設計的sodastream汽水機汽水,汽水就像真的汽水,真的。倒進對面GE RV的高濃度調酒剛剛好。fuse也是設計週中永遠的party destination,本來是gallery的廣大空間收得乾乾淨淨,除了一個吧台之外,基本上只用來塞人。   GE Design & Experience Studio + RVIP: […]

0COMMENTS

記錄不帶批判:令城市動容的插畫家Wendy MacNaughton

Image Credits: In The Make, Wendy MacNaughton, Sanfranology Wendy MacNaughton這位小有名氣的插畫家,是第五代舊金山居民,作品常躍上 The Bold Italic、7×7、AFAR、Lucky Peach 等潮流媒體,隨性的線條、自然的色彩、精妙的細節與文字註解,彷彿走在文青潮流尖端。舊金山族群的自我認同是個從不退流行的話題,因此 Wendy 捕捉城市裡各式各樣人群面孔的插圖,不但令讀者和編輯都愛不釋手,也伴隨許多爭議文章熱鬧起起伏伏。 現場聽 Wendy 說法,才領悟到她的作品之所以吸引人,不是因為凸顯城市的潮流、也不是拿刻板印象作文章,而是因為反映真實的現象,記錄人們真正的話語。她不受媒體的權力誘惑:即使登上雜誌,即使引起政商單位的興趣,她堅持作一位插畫家,不去詮釋現象,不去配合別人的立場。 從廣告、社工到記者 Wendy 為新書Meanwhile in San Francisco作宣傳時,一頭褐色卷髮,笑容溫暖,言詞含蓄而堅定,與一群年輕人分享她畫作背後的豐富經歷。原來,Wendy 有著社工背景。她從小熱愛畫畫也就讀藝術,畢業後進入廣告界做 copywriter,且一度相信廣告可以改變世界,這就是自己人生志業。偶然間,來自盧安達的機會,邀請 Wendy 去當地做教育文宣。當地人多半不識字,因而邀請她這位「美國傳播專家」以圖像方式做。 在當地,為了做教育和政令宣導的海報,她常常訪問人、和人聊天,最後需要將她所見,化為某種立場聲明。她漸漸發現,每次海報刊登後總是「一去不回」,沒有機會問觀者或是目標族群,他們真正的想法是什麼?他們有什麼反應或受到什麼影響?她也發現,面對陌生的環境,自己時常帶著預設立場去問問題,即使聽對方回答,也往往只是聽見自己想聽的事情。於是 Wendy 先學著調整自己問問題的方式,然後更進一步,學著聽別人想講什麼,不只是問自己想知道的事情。 潛入中國城聚賭屋 搬回灣區的 Wendy,每天坐 BART 通勤半小時,看著不得不無事可做的人們發呆、玩手機、看書,忍不住帶起紙筆,開始偷偷人像速寫,還練就一身直視前方、手在畫畫的功夫,晚上下班再將速寫整理上色。Wendy 也學會在乘客發現她的偷窺舉動時,不加閃躲,會交換眼神或主動聊一下她在做什麼,盡可能讓對方自在。 速寫上癮之後,Wendy展開許多不同的計畫。她曾在 Mission St 上,分別到 5th St 路口與 6th St 路口畫人。僅僅是一個路口之差,景象就截然不同,因為 5th St 是舊金山時報大樓,鄰近市區及會展中心,繽紛忙碌,而 6th St 路口是舊金山犯罪率、單人低收入戶住房最多的地方。在這兩個路口,她都試著跟路人搭話,想要了解這些路口發生的事,畫出真實而豐富的街區插圖,但是一開始很少人接受她的攀談。 她也在奇妙的際遇下,被帶進中國城隱藏的麻將聚賭屋。這些歷史悠久的「傳統」隱藏在無害的鵝黃色小房間之後,對這位來拍照、速寫的外國女性相當提防。久了之後,則為好奇心所驅使,開始問她在做什麼。漸漸的,開始指點給意見,「你應該畫這個」。在語言不同的狀況下,Wendy 安靜的潛入,打起人對人的基本信賴關係,然後再安靜的退出。 […]

0COMMENTS

矽谷的技術社群

文/startup工程師 如果你是軟體工程師,技術社群真的是你磨劍切磋的好地方。不管你是用哪種語言(Ruby,R,Scala,Java,Javascript,python … 等)、專精於哪一種領域(Google,Big Data,Security,Startup,軟體工程 … 等),你都可以在這些領域中找到自己的同好,分享並吸取經驗,甚至找工作等等。 在來到矽谷之前,小弟我也曾經在台灣的 Coscup ,GTug,java/scala 社群中給過 Talk ,參加過社群活動,對社群活動其實不算陌生,但是搬到矽谷以後,還是被這邊技術社群的 scale 與數量給嚇到了。 只要是軟體技術,就找得到社群 矽谷技術社群可以分得很細,不僅僅只有特定程式語言的(scala或是python等),或是時下比較流行的那些 buzz words(big data,machine learning等),其實還有比較小眾的,像是專門講做web frameworks 的 Django  ,大量資料處理的軟體Hadoop,資料庫 Mysql,或是類 Google 搜尋引擎軟體 ElasticSearch 專門的社群。 不僅如此,你也可以找到專們做軟體自動化測試,視覺化資料的,DevOps 的 … 等等這些特定領域的社群,看得我眼花繚亂,也完全參加不完。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,自己來找找吧。 社群包晚餐:Pizza,可樂與啤酒 大部份技術社群的聚會都在周間晚上的科技公司裡面,我們這些宅宅們下了班,沒事想要回母艦走一下,就會往社群裡面走動。為了吸引這些宅宅工程師的興趣,這些科技公司們會把 Pizza,啤酒,與可樂擺滿一大桌,任宅宅們恣意取用,再派些自家公司的員工下海跟這些宅宅互動,一者切磋交流,一者幫公司找人才。 如果你真的不想自己吃晚餐,或是不想花錢吃晚餐,週一到週五你大可每天都去不同的社群吃免費的,完全不用支付半毛錢。 當 pizza 快吃完的時候,那些贊助的公司可是一點都不手軟,加碼加到你撐死為止,訂的 pizza 也大都不會是達美樂那種速食 pizza ,是附近好吃的 pizza 專賣店熱騰騰出爐的,保證手指留香。 ps. 不是全都吃 pizza,我就吃過墨西哥菜與 buffet,也不一定只有啤酒,紅酒白酒都有出來的時候。 年齡層分布廣 社群去多了,你會發現你看到很多資深宅宅,雖然說大部份的工程師都在 30 上下,但你在每個聚會中都會發現 50 歲上下,看到了下意識會想要膜拜的那種尤達大師類的存在。 雖然不知道他們技術厲不厲害,但是你會瞭解,只要你喜歡,工程師是可以做到老的職業。攀談過幾位以後,我發現他們有幾個共通點: 精通 3 種程式語言以上 問問題都非常犀利 有時候一個晚上會跑很多社群,因為他們對很多講題有興趣 絕對是找工作的最佳場所 社群聚會是 […]

0COMMENTS

買菜吃菜了解菜:農夫市場

「Hey! Johnny! How’s going!」 週六上午,天氣晴朗,閒步於路上,剛好遇到昔日朋友,且見他手中提有幾袋蔬菜水果,但菜身看起來不是一般超市所見那包裝得體又油亮,反而帶點泥土、外觀不是太美,心生好奇之下便詢問在哪裡購買? 「嘿!好久不見! 這些菜阿,就前面那邊,Fillmore Street那邊有個Farmer’s Market果菜攤,這些是一般小型農家自己種的,每個禮拜六都有賣。」 Johnny 提起右手那包菜向我介紹。 「看起來好像滿有趣的,去看看也不錯。」我轉頭望向市場。 「那我陪你過去好了,有一蔬菜攤我跟他買好多次了,順便跟你介紹老闆!他人很熱心,都會介紹菜給你…….」 我與Johnny邊聊邊往市場走過去,越靠近市場人潮越多。市場位於Fillmore Street與O’Farrel Street的交叉口,O’Farrel街其中一段封起來為臨時市場所用,市場僅在週六開市,已持續了好幾年。Johnny為我介紹市場的來龍去脈也讓我認識了另類的傳統市場(大部分市場多為室內超級市場,農夫市場則多為戶外市場)。 採買的民眾不少,看著人們很專心的挑選眼前的蔬果,彷彿在古董攤尋寶。許多食材標榜有機蔬果,這在舊金山似乎已習以為常。有意思的是市場不光只有販售蔬果,還有著糕餅麵包烘焙、甜品、糖果巧克力和飲料等,日常生活中需要的食材大部分可以在此買到,攤位老闆還會細心跟你介紹成分、作法等,或是跟你聊上幾句。有時感覺老闆意不在賣菜,而是來交朋友,然而每週六才見一次面的朋友,頗特別的。 菜攤老闆跟我提及有時他也會去其他的 Farmer’s Market 擺攤,下週三則會在市政府前的UN Plaza聯合國廣場出現,週四則會變成藝術家市集。週三的市政府廣場前會有盛大的farmer’s market舉辦, 且今年剛好是舊金山civic center farmer’s market的30週年。在海港邊的Ferry Building前也有個 Farmer’s Market,此市集則是從1993年開始舉辦至今,每周有將近25,000名購買者,實在是不容小覷,民眾可以購得較為local 種植的蔬果,且可以跟種植者交流溝通,不光是採買,也學習知識,更在生活中培養慢食的概念。 民以食為天,一座城市內的food access points可能左右街區或城市的發展,小從路邊攤、一般商店;大至農夫市場、大型超商等,不同的食物取得點或是方式也反映出了當區的消費者生活型態,Ferry Building的農夫市場有著上等的蔬果肉類海鮮,逛市場的人們多穿著整齊甚至盛裝打扮,彷彿是要去參加宴會一般,想進入這市場的攤販們沒有兩把刷子也還真不行;Tenderloin區的便利商店不賣生鮮食物因為居民們住家內基本上沒有廚房,賣了也沒用,買drugs的次數也許還比買食物來得多,我們將從購買一顆蘋果入門,由其食物消費鏈逐漸抽絲剝繭來一虧這座城市。

0COMMENTS

SOMA & Midmarket新出爐的創業社群

矽谷北遷中!上週舉行的New Tech Crawl,一群人大白天在一位Nasa太空人的帶領下,拿著啤酒逛大街,繞著SoMA 2nd St街頭。這一帶有點像是金融區的南部延伸,沒幾年前一度蕭條,現在又越來越熱絡,不同的是這些古典商業建築,一一掛起軟體startup的招牌。平常只在電腦螢幕上出現的logo,突然現身磚牆建築,算是舊金山獨有的景象吧。 這天行程包括各式各樣的coworking space搭配軟體公司參觀,如Grio、Globant、Foundersuite、Scoopit。 三個Coworking space定位各不同。來自紐約的Wework,一樓的開放式空間典雅舒適,但其實只是冰山一角,WeWork佔據整動大樓,駐有兩百個新創公司,包括Elance、Flexscore,全美會員約3500人,專注科技業的WeworkLabs全美約350人。下一站Rackspace是來自德州的雲端服務公司,也剛成立了自己的coworking space Geekdom,還在soft launch階段。最後一站Runway跟Twitter位於同一棟大樓,(保全科技超先進),將近三萬sqft的空間只有一半是辦公桌,公司類型從drone飛行機到廚房專用的iPad配件都有,甚至德國育成加速中心也在此駐點。把焦點放在開放空間而非硬體設備的目的,其實是為了速度:加速公司間的交流,加速各公司改良產品。 SF New Tech是灣區最大的科技型meetup之一,舉辦demo、參觀、社交的活動非常頻繁。  

0COMMENTS

Local spirits熬出頭:St. George Spirits酒廠

到舊金山如果只到Napa喝葡萄酒,實在錯過精采細節。啤酒和烈酒及調酒熱潮又起。六月,記得參與年輕的SF Cocktail Week、從葡萄酒節衍生的Craft Spirits Carnival,七月,則要去年屆三十的Beer Festival痛飲,二月也有Beer Week。不管是葡萄酒、烈酒還是啤酒,都有豐富的本地精神值得玩味。 有一次,和一位舊金山的廚藝老師聊天,談到舊金山的飲酒文化到底是什麼風格?她舉的不是Napa,反而如數家珍的開始往窗戶外比:喔,過了橋的哪一家、市區旁的哪一家、後山坡的哪一家,你一定都要去試試。鄰近市區的蒸餾酒廠和啤酒廠,開車十分鐘或二十分鐘就到了。原來酒精的源頭就在城市生活的周遭!可以參觀、也能品酒。 與舊金山隔著海灣大橋的城市Alameda並不熱鬧,對外人僅以古董二手市集聞名,想不到秘寶St. George酒廠竟藏身在此。通過大片工業景象的陰暗地下道、到達Alameda後,景色豁然開朗,與舊金山的濛濛陰霾有天壤之別。但隨著景觀越來越偏僻,還誤入停車場死巷後,我們才在一堆寂靜的工廠後面,找到面向海灣及藍天的St. George Distillery。 凡事都有學習曲線,只要經過了第一次,就有了比較基準,就有了嚐鮮的樂趣。然後才領悟,品酒是個探索的過程,是在發現新事物、摸索自己的喜好,不是為了習得人家專業標準來評好評壞。   St. George這個大型工廠,外表也相當低調,除了來去的小組訪客以外,並不見其張揚招客,連入口都要找一下寫著類似「心理諮商由此進」之類的動人標語。這裡的參訪像葡萄酒裝一樣,可以品酒和導覽,不同的是,他們專製造伏特加、琴酒等高度蒸餾酒,風評極佳,並且鼓勵訪客帶自己的小零食點心前往,不然酒精濃度太高,容易吃不消──美金$15塊,就可以品嚐12種酒,雖然每樣只品嚐0.5ounce,乘上40%的濃度,還是有不少的酒精進肚哩! 品酒不叫tasting,而叫training,包括了三支琴酒、兩隻伏特加、兩支威士忌、三支特製甜酒類、一支咖啡酒,以及特製艾碧思。比起五支葡萄酒,這酒單構成讓沒經驗的訪客開了眼界,讓有經驗的飲者可以進一步了解酒廠特色。 原本提早了一小時到,打算品酒一個小時然後去導覽剛剛好,結果我們太需要蒸發酒精,速度奇慢,花了一個小時又四十分鐘,比我們晚一個小時來的幾位美國大嬸,竟然跟我們同時品完十二支酒。   從中午到下午,試酒間從輕鬆變成擁擠,方知這不為人知的酒廠多麼受歡迎。在任務幾近完成後,我們前往參加整點的免費導覽,參觀釀酒工廠,帶導覽的人唱作俱佳,帶領眾人了解不同酒類的釀製過程,還不時邊講邊喝威士忌,彷彿炫耀他的員工福利。出了門,我們擔心會不會有心機重的警察守候在酒廠附近做酒測,因此討了點食物來消化。 酒廠外,有個小販扛著大烤爐,在那裏拋麵團、現烤披薩。時值下午四點,位於灣邊的酒廠已經冷風颼颼,但大叔一邊發抖的同時,仍然一邊豪邁的用粗粗的手拋麵團、告訴我們他是流動攤販,每個禮拜有不同行程參與農夫市集、活動聚會、或像今天這樣來固定的夥伴們外賣現烤披薩。我的天,看著那些簡單的原料,我實在不懂為什麼這些火爐裡出來的一片片披薩,可以這麼的新鮮好吃。 我想到剛剛喝到的那隻咖啡酒,竟然是全廠裡面第二貴的一支酒,而那香味、甜味、苦味以及擴散暈染的方式,的確和我平時使用的香料咖啡酒是兩個不同的世界。要不是有這些堅持原則的酒廠和披薩師父,還有堅持嘗鮮的遊客居民,周遭也不會總是有新鮮事、新鮮作法。 如何邊實驗邊生存?最清楚的,還是本身在飲食業裡頭的這些人,他們對食材及食物供應商如數家珍的態度,還真像是共同開發整個食物鏈的夥伴。從廚藝學校、一般餐廳、小酒吧餐館,到食品展,飲食和服務業的腹地很大,當他們有需求尋找有特色的上游材料,也就能支持不同類型的製造者生存。    

0COMMENTS

當地製造與手工文藝復興

踏上那暗綠色的地毯,身處於俯望會場的入口處,背後是黑色的落地窗玻璃,一道陽光從開啟的一扇窗射了進來,正好灑在我的背上,光暈沿著我的身體發散,好似哪位驚世名人駕臨現場,也許搞不清處狀況的旁人還會來想我索取簽名。不過我今天不是哪位名人,而只是在此大會場內眾多參與者之一的一員,是的,我正身處在舊金山當地一年一度的 Bazaar Bizarre 創意市集。 「快點下來,你還要站在那邊站多久?」朋友催促著我,還已經幫我拿好的地圖跟簡介。 馬上就被朋友打破了我的白日夢,「喔來了。」拍拍屁股碎歩下階梯。順手接過地圖打開一看,密密麻麻的小方塊整齊地排列在紙上,顯示著這一次的市集有超過兩百多個攤位。攤位包含有著各種各樣的手製作品、有機或天然材料製做成的日用品或食品、運用回收材料再製成的產品等,眼花撩亂,事先在網路上做好的攤位研究與分析果然派的上用場,加上剛剛已經先於入口高台上雙目橫掃了整個會場,心理也有了個準備要與成群人海與創作者來個大混戰。 手作品與當地製造的想法與風氣在灣區越來越盛行,多少受到幾年前Slow Food Movement 慢食運動的影響。慢食運動追求健康、當地生長且有機的飲食,而後受到此風氣影響,強調當地製造產品的意識逐漸抬頭,創作者與設計師們開始思考此觀念,是否讓製作出來的產品也是取材自當地、製造自當地且以更環保的方式回饋環境與消費者。漸漸地,許多舊金山灣區設計工作室或是獨立店家,開始響應了這種想法。灣區專門製作包革的Timbuk2與Rickshaw標榜他們所縫製的包鞄是在當地工作室完成,且強調可由購買者自己決定顏色與配件,做到與使用者徹底互動、感受所謂「當地製造」。 在 Bazaar Bizarre 會場內,我佇留在一攤位前仔細的觀看他們的產品,好奇到老闆阿姨都走過來關心我,詢問我是不是學生或是設計師,不然怎麼會這樣好奇?老闆的觀察力數一數二,一語道破。我解釋因為對於回收材料再利用的想法有興趣,且此攤位的布製產品利用回收碎布製作而成,進而開啟了我與老闆阿姨與另一位設計師兼藝術家的對話,也順便留下了互相的聯絡方式,相約擇日再聊。 我們相約在某日晴天午後,由紅茶與蜂蜜蛋糕開場,接著是與創作者的訪談,過程中,設計師兼藝術家Lisa的一字一句都令我深深體會到她創作的想法與理念,一個人的風格特色不只呈現在作品上,也表達在話語之間。 Lisa認為手工復興與當地製造的風氣這幾年來逐漸的成形,人們意識到身邊物品的重要性,可能是近年經濟不景氣讓民眾有了不可再亂花錢的想法,無法添購太多工業大量生產的低價位商品,在加上健康因素,消費者開始選擇了當地生產製造的食物與日常用品。這樣的觀念下製作出的產品令其獨特性與品質都大幅上升,同時使用者購買了不只是產品本身,更是背後創作者的概念想法與一段物品本身的故事。 放眼望去會場內,生活中的日常用品無論服飾、首飾、珠寶、書寫用品、肥皂、身體保養品、食物等都逐一加入了「當地製造與手工復興」的觀念,進而創造出許多更貼近身心靈的好產品。價位與品質成正比,也使得人們更珍惜手中或身上的那一物一線。 「謝謝你!」我跟令一位製作筆記本的設計師阿姨道謝,因為我厚臉皮的要求跟創作者合照。 或許在這裡我得到的不只是一件商品而已,更多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與友誼。    

0COMMENTS

矽谷不是美國

文/startup工程師 如果你問個比較保守派的美國人,他會跟你說『矽谷不是美國』,因為這裡人的生活跟組成已經完全跟美國的其他社會脫離了,不管是物價,房價,經濟活動,生活方式,飲食,跟政治傾向等等。 最明顯的例子是,前兩年美國各地在鬧經濟衰退與工作難找的時候,矽谷這邊,尤其是工程師,卻完全沒有受到影響,一枝獨秀,公司還是找不到足夠的工程師與設計師,薪水開得飆上雲端,這裡的人們上班,下班,在高級餐館吃飯,party,到太昊湖山莊滑雪 … 等等的活動絡繹不覺。而剩下的美國呢?沉浸在愁雲慘霧之中。 去年後半段到今年,美國的經濟又慢慢的復甦回來了,矽谷依然固我的繁榮中。 來到這邊工作一段時間後,我有以下的觀察: 在矽谷的公司工作的(大部分)都是外國人,美國人反而相對稀少。尤其是工程師這個職業,拿 eBay 來說八, 80% 左右的工程師是印度人[注一],不是第二代歐,是這幾年剛從印度搬過來的新居民。在 Macy’s 供應商裡面的技術人員, 80% 以上不是印度人就是中國人[注二]。大公司是這樣,那 startup 呢?我服務的辦公室裡面,只有 1 / 4 是在美國本土出生的。換句話說,矽谷最近的經濟奇蹟有很大一部分是外國傭兵幫忙打出來的。 也因為外國人這麼多,這裡人其實不太在意你是哪裡來的。不管你有什麼樣的口音,只要你在這邊,大家就假設你是美國人,沒有人會因為你是外國人而有任何的敵意,在這裡,大家都是外國人,也都是美國人。 既然你是美國人,當然有所有理由在這裡成功。移民二代創業成功的故事多不勝數,近來第一代移民創業成功的案例也漸漸在增加中。只要你有本事,你儘管整碗端走沒有關係。我到這邊來有接觸過愛爾蘭創業社群,華人創業社群,印度創業社群,法國創業社群,德國創業社群…等。其中又以愛爾蘭社群最令人吃驚,愛爾蘭因為市場小,政府可是傾國力的把他們的創業家/新創團隊送來這邊發展。而矽谷的 VC 們也都張開雙臂歡迎這些創業家們,把他們當作是本國的團隊一樣對待。新加坡政府也不遑多讓,他們有辦事處有專們的人到各個新創公司推銷新加坡大學生 intern [注三],也建立起他們創業家在矽谷的社群。   [注一]:根據我 eBay 工作的印度工程師朋友目測 [注二]:根據我短暫在那邊上班的中西部白人工程師朋友目測 [注三]:我忘了該代表是新加坡大學的還是新加坡政府的,總之是其中一個   Startup工程師是一位旅居矽谷的軟體工程師。 本文原刊於Startup工程師部落格

0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