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的住,住得自由

1 Posted by - October 17, 2013 - 城市進化

若真的說誰最有權力在舊金山自由的居住,那我想絕對是路上的鴿子與流浪漢。過高的房價與不斷上漲的租金,令許多人開始往城市以南遷徙,不知不覺舊金山成為了一個被「住」這件事給掐住了的城市。

早上起床坐在床上看著窗外,撒落進來的陽光十分溫暖,短暫的發呆後想想自己怎麼沒有在窗邊種植小盆栽,搭上陽光應該會是一幅美好的畫面,轉頭看看房間內其他空間是否還可以做點什麼額外的事,仔細看看發現物品種類不多,但卻相當堪用。

突然意識到這是因為我隨時準備可以到處搬遷,多半為了工作或是生活因素;又想到自己已在四年內搬過三次家,這還不算上使用airbnb線上短期找房工具的次數,從南灣住到北灣,來來去去身邊物品也換了不少。想到這座城市內有多少跟我一樣的人?在城市裡來來去去,像紅血球一樣,穿梭在各大血管與各個器官內。

現在身邊(房間內)陪伴我最久的物品大概是我的行李箱衣物與一大堆書。倚著牆的大書櫃上的書則是陸陸續續在這邊累積起來的,有趣的是房間內的家具幾乎都是自路上撿來,或是購入的二手家具。只有我的單車、印表機、縫紉機和電子琴是新的,但這些算是家具嗎?一直都隨身帶著走的東西還有我的筆電(換了第三台,水果牌筆電可能被我操太兇)、作品跟身分文件。

由於特殊的居住方式,這裡也演化出特殊的搬家方法。創立於1945年的 U-HAUL 租車公司,便提供許多貨車出租,由於人力成本昂貴,使用此類租車來搬家的人不在話下,U-HAUL提供租車者保險(在美國駕駛必須要有汽車保險才能開車上路)和少部分的油,費用計里程,最後幫他加回部分的油就好,其他的只要駕駛不要撞壞車,鑰匙到手車子就是你的了。

很多人由於搬來搬去,身邊的東西也不多,這也讓許多人選擇住進較小的房間,說是房間,到不如說是一個居住的空間:人們為了省下租金,選擇與更多人擠在同一個房子內,或是選擇住在不是房間的空間,如儲藏間、客廳、車庫(常有房東將車庫改裝成「房間」)等,房間(room)的廣義定義已經在舊金山被改變。

許多人剛抵達舊金山時,尚未找到常住居所,會先在飯店或是Hostel暫住。而飯店的需求不小,許多各式各樣的Hotel也存在於這座城市,各種價位滿足各種人的需求,從bnb, hostel, hotel, luxury hotel and more。不同區塊的飯店也有著不同的特色,許多外觀古董級的飯店裡面也真的是古董級的內裝。

來自臺南的Film Maker: Ruby小姐說她剛到舊金山時一開始住在Sunset區的Hostel,住了三個月,當時也真的很難找房,好在Hostel的負責媽媽(負責人)讓她多住一段時間,即便是在有許多房客不斷入住的情況之下。多年後再次搬家時,也又在回到這間Hostel,不同的是負責媽媽這次提供她一間個人小房間,享有自己的隱私,這是長年培養出來的感情。

因為房租便宜,台灣藝術家 Hui 和上海遊戲設計師 Kelvin 曾經在SOMA區的港邊船屋住上一段時間,Kelvin 回憶起當時白天都可以聽到海鷗在屋頂啪啪散步的聲音,晚間的時候則是會有著小小的海潮搖晃屋身,慢慢便隨著入眠。

互動設計師Corey的家在Castro區,是棟傳統維多利亞式建築,建自19世紀,換算一下也有一百多歲,他的房間基本上是儲藏間,擺上一張full size(一個人睡很寬敞,兩人勉強可以擠的下)的床和一張小長桌便滿了,租金$500元不囉嗦,可以與四個女生同住(當然其他女生有自己的房間),儘管那是一個三房一衛浴的樓層。

學生Jerry使用Airbnb的時候在舊金山MIssion區借住別人的家,一個晚上$50,短期居住還滿方便的,有自己的房間,自己的衛浴,只不過要與屋主共享幾個晚上,但這也是一個認識新朋友的好機會,提著簡單的行囊,其實非常適合旅行者使用這個服務。

Martin住在Lower Pacific Heights區的某天橋下一段時間了,他的家當就全放在超市推車上,跟其他幾個人一起擠在小小的遮雨空間,他原本是程式設計師,被公司解雇後付不出貸款,只能被迫居無定所。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需求與理由在這座城市遷徙著,也許他們曾經住過彼此曾經待過的住所而不知道,也許某個人正準備將住所出租給下一個人,而他們曾經在城市中的某個活動中擦身而過。在舊金山「住」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但選擇自己想要的住所卻是一件非常「自由」的事。

No comments

Leave a reply